清单革命

2018-03-23 post/reading

从图书馆借了一本新书《清单革命》,大致翻看了其中的内容给大家分享一下我自己的感受:

这本书的作者是阿图 葛文德,我之前在听书的时候听过其一本畅销书《最好的告别》,当时那本书给我了很大的震撼(如何进行有效的临终关怀),清单革命这本书的前几页由一众的大牌人物为其写了推荐语可见它的份量,这本书主要给我带来如下几点收获:

关于错误类型

葛文德认为,人类的错误主要分为两类,一类是无知之错,一类是无能之错。无知之错,是因为我们没有掌握正确知识而犯下的错误。无能之错,是因为我们掌握了正确知识,但却没有正确使用而犯下的错误。
无知之错可以原谅,而无能之错不可以原谅,我个人体会在我们日常工作学习生活过程中可能无能之错会犯的更多些。

内容概要

没有完美的个人

在第一章当中,作者表达了这样一个观点,人人都会犯错,我们的身体能够以13000多种不同的方式出现问题,在ICU每位病人平均24小时要接受178项护理操作,而每一项操作都有风险,知识早已让我们不堪重负,请承认我们每个人都会犯错,请承认我们无论我们进行多么细致的专业分工和培训,一些关键的步骤还是会被忽略,一些错误还是无法避免。

当我读到这里的时候给我带来挺大的震撼,尤其是当我回顾了一下这十来年的从业历程。我们以前在进行系统设计与开发的时候,总是追求系统优先级第一,而习惯性将人排在第二位。我们理所应当的认为,人就应该按照系统设计的方式来进行操作。这样的结果就是系统没有人性化、易用性可言,而且总是会出现由于用户的误操作导致系统出现错误的情形,于是我们一遍遍地告诫用户“什么是对的,会对是错的,系统应该怎么样去操作”,时间久了我们甚至习惯了这样的思维模式,现在反思一下我们为什么不能反过来考虑,人才是第一位的,系统是第二位的,所有的IT技术和工具最终的目的是服务于人本身。既然作为生物个体的人必须会犯错(确定性),所以我们更应该在系统的防呆、体验上下更多的功夫去避免人为出错。

什么是有效的清单

在第二章当中,关键点比大而全更重要,一张小小的清单,让约翰霍普金斯医院原本经常发生的中心静脉置管感染比例从10%下降到了0。15个月后更避免了43起感染和八起死亡事故,为医院节省了200万美元的成本。清单从来不是大而全的操作手册,而是理性选择之后的思维工具。抓取关键不仅是基本绩效的保证,更是高绩效的保证。

在人们的传统思维当中,人们习惯性的去追求大而全而忽略小而精。而在这本书当中作者让我们真正的意识到一个有效的清单并非大而全而是小而美。这个观点也让我回想到了好几年前所读过的一些书。艾利•高德拉特(Eliyahu M. Goldratt)博士的《目标》《关键链》中也是表达了相同的观点,包括我之前看吴军博士的《见识》,这些牛人对于“Less is More”有着惊人的认同。

清单编制有六大要点:

1.设定清晰的检查点
2.选择合适的清单类型
3.简明扼要,不要太长
4.清单用语精炼准确
5.版面整洁,切忌杂乱无章
6.清单必须在现实中接受检验。

集体与个人

在第三章当中,团队犯错的概率比单个人要小,这里面所提到的。团队的力量是最大的,不再是单枪匹马,不再听命于唯我独尊的大师,还是依靠团队的指挥,一个人免不了会犯错,一群人犯错的可能性会变得小一些。

这个观点我个人倒是有一些不同的看法,虽然从常规的角度来看集体智慧确实是大于个人智慧的,因为个人毕竟有其自身局限性,但是有一个现象不容忽视,就像《乌合之众》之类的书籍里面提到的,为什么会出现集体无意识(如德国当年全国的纳粹崇拜),集体决策一定会优于个体决策么,其实并不一定。因此从多数情况来看(即概率意义上)集体是优于个体的。

权力的分配方式

第四章,权力下放中提到这样一个观点,在面对极端复杂问题时,高层应该尽可能把权力下放给一线人员,而不是将大权集中于自己手中,极端复杂的问题本来就是出乎人们意料的,对于此类问题,传统的中央集权处理模式是行不通的。

从这一段文字中我们可以大概得知,就像人类社会的发展历程一样,权力的分配方式也会经历一定的过程,如从分权-集权-分权,现代社会发展速度越来越快(工业革命以来人类科技的发展以指数级增长)不确定性越来越大因此要求权力也要逐步下放从而实现民主,就像下面的观点:

美国保守派学者弗 朗西斯·福山2013年2月19日发表在《纽约时报》上的这段话颇有见地:“(人们)最初的、普遍的东西并不是渴望自由民主,而是渴望生活在一个现代化的社会,即技术上先进和繁荣的社会,这个社会如果是令人满意的,就倾向于推动人们参与政治的要求。自由民主是这一现代化过程中的副产品,是某种只有在历史进程中才成为人们普遍渴望的东西。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