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堂财富课

2019-04-04 post/reading

背景

本周读了陈志武的《24堂财富课》,这本书读起来轻松易懂,推荐大家有空找来读读,豆瓣简介如下:

耶鲁终身教授陈志武教导小女儿商业知识与商业伦理。每篇对话都切中本质,又深入浅出,令人长久受益。以鲜活生动的案例,传授给青年现代商业的思维方式和创业致富的技能,启迪青年思索和创造中国未来的经济、政治和社会发展新局面。陈志武教授以自己和女儿间的对话演示了亲子对话与共好的建设是如何达到的。是值得父母与儿女一起阅读的开智启蒙的经济学读物。

读完本书带给我最大的感受并不是书中所讲述的各种经济原理和现象,而是书中那种父亲对女儿的关怀与教导,下面是我摘录的部分文字与大家分享一下:

拿什么材料育儿?

其实不管是什么话题,商业也好、文学哲学历史也好,只要是女儿感兴趣的都能展开传授做人的道理,做人的道理不是只能通过四书五经来传授,实际上在本书收集的很多谈话当中,就多次涉及到伦理道德和做人的问题。

革命也分好坏?

沃尔玛带来的几乎是一场零售的革命,给消费者带来了巨大的好处,但也让许多人不得不另谋职业,去其他行业重新寻找优势和增长,这就是奥地利经济学家熊彼得所讲的创造性破坏。也就是说沃尔玛把千千万万个小规模杂货店挤垮,这当然是一种破坏,破坏了原来以高价格、低效率造成的零售业秩序,按照一般的理解破坏是一个贬义词,可沃尔玛的破坏是一种创造性破坏是褒义的,因为沃尔玛取代千千万万个杂货店之后,社会的效率提升了,数亿家庭的生活费用降低了,这不是对社会的创造性贡献是什么呢?

为什么大多数中国家长唯学历论?

对于中国家长来说,我们习惯于认为唯有读书高,所以对于后代不管三七二十一总要他们学位一个接一个的拿,最好是拿到博士学位或更高,为什么大家只顾追求学位也不太管自己小孩到底喜欢做什么?适合做什么呢?并不是每个人只有拿到博士学位了才算幸福。一种可能的解释是中国历史上的科举制度“学而优则仕”只有读好书才能做官。到如今同样需要通过学位这种硬指标来证明每个人的能力,离开学位就无法客观判断了。于是为了适应这种社会大家只好盲目的追求学位,不管这些学位有没有用,是不是适合自己的小孩。片面追求学位当然过于机械,但面对现实又不得不为之。

为什么中国企业倾向于“产业一条龙”?

所以如果一个国家的契约环境很差,企业就更加倾向于什么都自己来做,不相信别人的供货保障,正因为中国的契约文化还欠发达,法治没有到位,人们只好通过公司内部生产尽可能多的原材料,而不是靠市场交易或外包来保证供货,换句话说在一些情况下公司内部的垂直一体化整合是外部契约不可靠所导致的,是由于外部法治不到位所引申出来的行为,这也就是为什么法治发展是市场深化的基础,这也是为什么中国的公司喜欢什么都自己做,而美国的公司更倾向于专注于整个价值生产链中的一个环节。

契约文化是如何形成的?

实际上不只是国家之间有这些区别,即使在一个国家以内因不同地区的契约文化也有很大的不同,在中国浙江因为靠海其商业发展历史比内陆省份更为长久,其商业文化特别是契约文化就比湖南要发达的多,所以在浙江企业能够通过市场交易实现的分工很细,相比之下湖南企业更倾向于什么都做,专业分工度不够。

在中国人们更多的依赖血缘这种天然的东西来强化人际关系的信用基础,所以在中国有儒家文化强调以血缘为基础的家庭和家族结构,并以此来组织整个社会的结构。而美国的社会结构并不是由血缘关系所组成的,这跟美国社会的法治发展有关,特别是跟基督教在美国社会的地位有关,教会里面有教友也有父母,他们跟你是没有血缘关系的都是基督教徒,在上帝面前同属于一个家,那个家只是以信仰为基础,而不是以血缘为基础,正因为这一点在美国没有血缘关系的人之间照样也可以有信任长久的友情,这样不一定是由血缘所建立的社会结构不一定是最优的,只是多数社会还难以发展出更好的替代方案。不过如果社会当中只有亲情才能信任,那么陌生人之间的交易就很难进行。

美国社会的父母与子女关系

美国社会主张的是一种“利益下传”为主线的家庭模式,强调的是父母对子女的责任,而不是子女长大以后对父母的义务,美国社会没有三纲五常这种压抑个人权利、抑制个人自由的文化体系,父母也用不着逼着子女时时刻刻都听自己的话,喜欢父母是自愿的是可以选择的。

我们如何去帮助他人?

洛克菲勒曾经说过一句话,如果你想让一个人残废,只要给他一对拐杖就好了,你否定了他的尊严,也就抢走了他的命运。

是的,我一直鼓励你要帮助别人,但是就像我经常告诉你的那样,如果你给一个人一条鱼,你只能供养他一天,但是你教给他捕鱼的本领就等于供养了他一生,在我看来资助金钱是一种错误的帮助,他会使一个人失去节俭勤奋的动力,变得懒惰,不思进取没有责任感,更重要的是当你施舍一个人时你就否定了他的尊严,你否定了他的尊严,就抢走了他的命运,在这在我看来是极不道德的。

如何看待父母与子女的关系?

试想一下,假如我和妈妈没有自己的养老和医疗保障,而是将来完全靠你们的话,我们今天会让你们随便选择专业与职业、选择男朋友吗?不会的,因为那样的话,你们未来的收入、丈夫不只是决定你们自己的生活,也决定我们年老时的经济状况。你们未来收入的一份是我们的,也就是说你们就是我们的产权,是我们对未来养老医疗的投资,那样我们能让你们选择学那些没有可观收入的历史、文学、哲学社会学专业吗?能让你们找那些没有出息未来不会赚钱的男朋友,并且让他们做女婿吗?不会的!如果是那样,不管你们多爱一个男孩,只要他未来收入不高,看起来也不孝顺,怎么样也不行,我们是不会让我们的退休养老变成大问号的。

所以不只是我们要这样做,而且等你们长大成家以后也应该为自己买好养老金,医疗保险投资基金之后,也希望你们教育自己的子女这样做,要一代一代在经济财力上独立,致力维护好自己的尊严,最大化自由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