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局

2020-01-01 post/reading

今天在中心书城看了下吴军博士的新书《格局》在此简单的分享一下。

内容简介 ——来自douban
《格局》是吴军博士继《见识》《态度》后第三部人生进阶作品。
对大多数人来讲,获得偶然的成功并不难,难的是逐渐让成功从偶然变成必然。有些人满足于自己某件事做得快、做得漂亮,而大格局的人追求的则是重复的成功和可叠加式的进步。
在本书中,吴军博士为你总结了提升格局的五个维度:位置、方向、方法、步伐和节奏。任何人,不论起点高低,只要能认清自己的位置,找准方向,用正确的方法做事,提高进步的速度,同时把握好节奏,几年后就会看到一个格局比今天大很多的自己,一个让自己感到不枉此生的自己。

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时,我觉得我的导师库旦普教授的才智、沟通能力和知识面远非我能相比,当然他和贾里尼克教授、美国电话电报公司(AT&T)过去主管科研的拉宾纳博士相比又相差甚远。虽然我对计算机科学的理解比绝大多数从业者要深刻很多,但是在谷歌和凯茨( Randy Katz)教授在同一间办公室工作了半年后,我发现他的理解力超强。可见世界上比我们有才能的人真的太多了,遇见他们,我们才知道自己的能力边界。

从上文可以看出一定要去经历,去见识更多的人这样才能有“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见识,如果每天只是局限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中是不可能有这样的见识的。

但是,比才能更重要的是见识,而在见识之上还有运气。库旦普教授跟我讲,一些人在国际会议上介绍他时,说他是我的导师,他感到非常高兴。我说:“一来是你辅导得好,二来只是我运气好一些,赶上了谷歌、腾讯这样的好公司而已。”如果不是因为2001年的互联网泡沫,IBM暂时把我的工作邀约延迟了半年,我根本不会想到去谷歌试一试。如果不是AT&T的工作邀约比谷歌晚发了一周,我也不会接受谷歌的邀约,这就是运气使然。但是,好运气并不能增加我们的能力,不能代替我们的努力。进入谷歌的人很多,不成功的也大有人在,因此,永远需要尽人事。

其实这一段文字和《见识》的序言中提到的命和运决定人的一生有相同的含义,我们不能掌握“命”, 但是在很多时候个体可以掌握“运”,在命的框架下尽可能地通过个人的努力把运做到最大化就足够了。生活当中的绝大多数人在尽人事的层面上根本没做到极致,反正在遇到挫折的时候总是抱怨命的不公。

美国人做事有一个奇怪的逻辑,就是在市场上保留第二名。像英特尔、微软或思科这样具有垄断实力的企业,挤垮或者收购那些规模不大的竞争对手是一件很容易的事,但是它们并不这么做。一方面是免除反垄断的麻烦,另一方面是让不太构成威胁的对手不断倒逼自己创新,这便是见识。我父亲生前总和我讲:“秦有六国,兢兢以强;六国既除,乃亡”这个道理和英特尔等大公司保留竞争对手是一样的。在这种见识的背后,是对很多不确定性或者说命运的敬畏。很多时候,我们从能力到主动性都是有限的,在一个舒适的环境下必然懒惰,在一个没有对手的环境中必然自大,然后会一步步走向毁灭。明白自己能力的边界,对世界有一种诚惶诚恐的态度,才会有长远的发展。认识到自己能力边界的不仅有美国人,还有很多中国的智者。

吴军上面的这些话和今年以来华为在面对美国极限打压的情况下,任总的反应具有异曲同工的效果,那就是感谢外部环境给我们造成的压力,在这样的情况下促使每一位员工奋发努力是一个道理。

当忙碌成为生活主旋律,却不能让我们找到出路时,我们是否应该从另一个角度思考当下的困境:为什么有的人成了机器的主人,而有的人(可能包括我们自己)却成了机器的奴隶?要思考,就需要慢下来,审视自己所做的事情。其实,很多事情,我们连做它们的目的都没有想清楚,就在世俗力量的驱赶下随着奔涌不停的人潮匆匆去做了。在这个过程中,物欲与权力让我们进一步加速行走。虽然越走越快、越走越远,每一步似乎都有目标,但是停下脚步一看,自己回到了原点。这就如同在SAT考试中,题目还没有看清楚,还没有理解,就匆匆开始做题,生怕做不完。实际上,我们绝大部分人在工作这个“考试”中缺的不是时间,而是思考和效率。那些每天在手机上花掉2小时,5分钟就低一次头的人,以及经常能够抢到几元钱红包的人,是没有资格说时间紧的。
上面这些话已经说得足够深刻了,值得我们每一个人去好好去反思自己每天的行为。

怎样能生活得更好,工作得更有成效?我的做法就是慢下来。黎巴嫩诗人纪伯伦曾经感叹:“我们已经走得太远,以至忘记了为什么出发。”想起出发目的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在做事之前抬头看看纯净的天空,沉静下来听听内心的声音。
这可能就是智者与我们普通人的巨大差异所在,我们走得太远确实忘记了为什么而出发。

如果真有不需要努力的捷径,所有人都能学会,这个捷径带来的优势一定不具有稀缺性,也就不能称其为优势了。说容易,其实只要把做事的节奏慢下来,先动脑,再动手,把可做可不做的事情从任务清单上删除;在做事的过程中按部就班地把事情做好,不要开了很多头却不结尾;做完事情,审视一下自己的得失,评估一下效果,以备将来参考。这样,效率自然能提高,收益也能随之而来。

因此,每次想到自己的幸运,我总是从心里由衷地感谢这5位导师,5位智者。我的幸运在于不仅遇到了他们,而且发自内心愿意接受他们的指导。每个人都有导师,一个人能从导师身上得到的收获和自己的态度成正比。如果将导师看成管我们的领导,我们可能会把很多心思用于应付他们交代的工作,甚至和他们勾心斗角;如果将导师看成自己的引路人,我们就会主动从他们身上学到美德和智慧,让自己变得更好,甚至超越他们。

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行万里路不如高人指路,高人指了路在先,如何面对高人指点则是我们每个人需要去思考与实践的。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