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阅读笔记之三

2017-02-23 post/reading

互联网的用户体验,本质在于它不同于线下体验,这才是关键。互联网之所以不同于传统行业,不是因为互联网提供了良好的用户体验,而是因为互联网本身就是对传统行业的跨越,干万不要本末倒置。用户体验,不应该成为“正确的废话”。回头看—看,互联网刚刚出现的时候,体验有多差?第一个鼠标出现的时候,体验又有多差?用户体验绝对不是互联网的专利。用户体验是要跟着时代走的,这样才对。

我在2011年的全球移动互联网大会上做过一个演讲,主题是“App很好,Web更好”,。我坚信Web会回来的,App一定会越来越像Web。类似苹果的AppStore和谷歌的GooglePlay这样的分发市场,不一定会一直把持市场,因为平等才是创新的基石。今天手机APP上的创新,有点像在别人家的花园里种点小花。因为苹果和安卓已经圈建了一个花园,你种点花花草草肯定是没有问题的,反正是能勉强活下去。但是你要想在别人的花园里做点有生命力的东西,肯定是很有挑战性的。你的创新一旦惹到花园主人,他让你离开你就得离开,这是很难受的。你必须要跑到大森林里去,在那里你才能做真正有生命力的东西。花园的确不是—个适宜的环境,虽然干净整洁,但它孕育生命的能力无法和亚马孙热带雨林相比。想要在互联网上做生态做出大创新的话,我觉得还是得有点魄力。

这种大的格局和视野值得我们大大点赞,可惜我们绝大多数人所能看到的就是花园里面的繁荣景象而根本看不到大森林。

今天大家经常讨论的三个手机操作系统都是美国的,苹果的iOS,谷歌的安卓系统,微软的Windows。人口不过2亿的美国,拥有这么多操作系统,这还没算上已经做死掉的那些系统。做死掉又如何?我从来不觉得做死掉的事情不伟大。我最讨厌的事情是,仗都没有开始打就举白旗了。今天的情况是,别人拿着冷兵器,你拿着热兵器,结果你连东南西北都没搞明白,就直接投降了。

YunOS的各种争议反映了大家对互联网时代操作系统的不同认识,以及对技术发展的不同判断,对这样一个困难的问题来说这很自然。但这些争议的核心是大家对手机操作系统的定位是不一样的,就像在没有麦金塔以前,大家不会觉得图形用户界面是操作系统的一部分;在Windows95以前,大家不觉得浏览器是操作系统的一部分。在互联网时代,如何让服务体系和在线体验变成操作系统的一部分是一个巨大的挑战,有争议也不奇怪。我们的定位非常简单,在中国的互联网公司之中,连一家拥有自主的移动互联网操作系统的公司都没有是不现实的,或者说这样一来我们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会大大落后。

在做一件事的时候,大部分人都会评估其难度。很多人都说做操作系统很难,可如果因为难你就不做了,那说明这件事本身就不够重要。既然想做,你就该假设它天生就是难的。这不需要讨论。我们当初有些同事离开,并不是因为对这件事的投入不够,甚至也不是因为这件事难—他们可以24小时工作,而是因为他们真的看不到希望。这不能怪他们。比如YunOS,尽管两三年前我们就开始做了,尽管我们已认为我们做得晚了点,但从现实的角度讲,这已经是我们可以做出的最好的东西了。关于理想主义的一点思考

我一直以为,是这些中小企业帮助我们活下去。我们要学会理解别人对我们的帮助,而不是整天沉醉于我们去帮助别人的傲慢。如果我们以后不能继续接受这样的帮助,以为自己很了不起,那就无法继续发展。这是谈到客户价值时大家不能真正理解的根本原因。我们应该记住这些人,保持感恩的心。我感恩天语,也曾经有同事大谈对这个行业的看法,听起来很像咨询公司的报告。我说你还不能理解这个行业,除非你做到两件事:一是收到的名片比我多;二是用过的登机牌比我多。有些东西,你不见过足够多的人不足以做出判断,很多事都不是在家里可以想出来的,一定要走出去。研究竞争对手简单,拿到名片却很难。过了几年有同事说他拿过的名片和用过的登机牌都比我多了,我就知道有希望了。我们曾经见了一大堆看起来不靠谱的人,甚至像骗子那样的,在宾馆里谈到深更半夜。但就是这些人,让我们这些不曾经历的人明白了以前无法理解的东西,帮我们一点点靠近目标。
读到这里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博士这里谈到的思想同华为的“以客户为中心”,腾讯的“一切以客户价值为依归”都是一脉相承的,那就是敬畏我们的客户,他们才是我们存在的唯一理由(任正非原话)。

阿里云对自己使命的表述方式颇有点与众不同—打造以数据为中心的先进云计算服务平台。在对话中王坚不尤自豪地表示,三年前成立公司的这个初衷,现在一个字都不用改。他们当初对云计算的理解和判断基本上仍然是成立的。以数据和网络为核心,阿里金融开放的新型微贷技术,成为解决小微企业融资的关键所在。在线贷款使得信息更加透明。阿里金融的不良贷款率为1.02%,而中国整个银行业的小微企业的不良贷款率在5.5%~6%。

在计算经济下,公司的形态也会发生变化,在这个大环境下,该如何判断创业公司的价值?过去我们判断一家公司的前景,主要看三件事情:一是用不用电脑;二是会不会设计软件;三是提供了怎样的服务。今天,互联网就是一台很大的计算机。所以,如今你就要首先看这家公司是不是跟数据相关;其次,看这家公司消耗掉了多少计算能力。
这是一个全新的思路,值得我们思考

互联网对中国经济的长期意义被低估了。欧洲悲剧的地方在于,基本上所有的互联网服务都是由美国提供的,已经没有翻身的机会。在将来的计算经济下,哪家企业为全世界提供的服务多,就能占领资源。美国的互联网人口占了全世界互联网人口的20%左右,但美国的互联网公司提供了全世界80%的互联网服务,这种竞争力已经与公司的市值大小无关了。这是大家不应该忽略的一个事实。

如果在线系统没有了数据流动,那就一定会退化为离线系统。一且没有了数据流动,也就是说你与别人的交换越来越少,这意味着你已经快要离线了。我再强调一遍,在线系统不是因为连上网络就叫在线了,只有进行数据流动才是在线系统。
再一次强调,数据一定要进行流动!

但问题来了。当到处都是无人驾驶汽车时,突然两辆无人车相撞,责任在谁?是你还是对方车主,是汽车所在公司`地图数据提供者,还是谁?保险公司的老规矩应该怎么修改才能符合新的情况呢?
科技的发展速度总是领先于制度与规定

起因于美苏冷战,为的是重振美国人的信心,美国的科学家和工程师最后居然按时把人平安送上了月球。阿波罗计划里最了不起的一件事情就是自信心。“不要问这个国家为你做了什么,问问自己能为这个国家做什么,这句话充分说明了这种精神。这种自信在“东方一号”和“自由七号”发射升空时体现得淋漓尽致,加加林的太空之旅是发射成功以后才告诉全世界的,而谢泼德的短暂旅行是直播给几百万人观看的。从此以后,美国把每一次发射的过程都直播给了全世界。直播发射可能会将你所有的缺陷都告诉全世界,可是当你有了这份自信、能够把自已的问题很坦荡地告诉全世界时,技术的进步只是个时间问题。

泛美航空没能从这场危机中复苏,于1991年破产。幸运的是波音在80年代逐步复苏,1989年波音747的投入使用更是奠定了这架飞机的传奇历史,10年时间共交付了近700架,747飞机成了名副其实的空中女皇。而在1969年试飞的“协和”飞机直到1976才投入使用,英国航空和法国航空分别将其用于执行往返于伦敦到纽约以及巴黎到纽约的跨大西洋飞行,直到2003年停飞,历史上只生产了16架“协和”飞机。最近看到消息是空客A380可能要停产了,1200架的生产目标如今只完成了319架,这个机型还远远没有到赢利的时候。今天,还有超过500架波音747飞机在天上飞行。可如今人们已将乘坐747飞机视作稀松平常,也没有人记得泛美航空做出的牺牲。

我一直在反思我们是不是真正对技术怀有敬畏。同样都是技术,命运会那么不同。大家谈对技术的热爱的时候,并没有真正意识到,我们要为之付出什么。打一个不太恰当的比方,我们与技术的关系就像是农夫和蛇。什么是对技术的热爱?你真的相信技术会改变很多东西吗?你有没有足够的自信和热爱,去捂暖这条蛇,哪怕它苏醒以后可能会咬你一口?当你热爱一个东西的时候,你很难预料最终的结果。当你把这条蛇揣在怀里的时候,你面对的最大的考验,是对你心脏的考验,你不知道这条蛇醒来是否会咬你一口,也许你的身体足够强壮,可以抵抗。泛美航空没能抵抗住,马洛里也永远地留在了登顶的路上。

在王坚看来,现在很多人依然只是将互联网视为一个渠道,而不是思路和生意模式的改变。王坚说:“如何定义互联网企业,它需要满足两个特征,一是要有云计算,二是要在云计算的基础上用数据来优化业务。”
技术最终的目的一定要应用在业务上

在他看来竞争力绝不是从书上读到的,它一定是在用户需求的推动下形成的,循着问题去解决问题,才能够形成竞争力。阿里在做“飞天”的过程中,遇到很多问题,也遭到很多的批评。王坚说,就是因为一直在努力解决问题,阿里云才会不断成长。
请珍惜向你吐槽的人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